您的位置 > 首页 > 黄金 > 新闻正文

美国10月CPI给FED添新“紧箍咒”,黄金短线跳涨15美元

  北京时间周三(11月10日)21:30,美国公布10月通胀数据,表现远超预期和前值,美联储面临了更大的加快收紧货币政策压力。截至发稿,现货黄金大涨逾15美元至1841.76美元/盎司;美元

  北京时间周三(11月10日)21:30,美国公布10月通胀数据,表现远超预期和前值,美联储面临了更大的加快收紧货币政策压力。截至发稿,现货黄金大涨逾15美元至1841.76美元/盎司;美元指数跳涨近20点至94.440。

  美国10月CPI同比大涨6.20%,远超预期的5.90%和前值5.40%;10月核心CPI录得4.60%,同样远高于预期值4.30%和前值4%。美国10月季调后CPI月率录得0.9%,创2021年6月以来新高。同期公布的美国截至11月6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录得26.7万人,创2020年3月7日当周以来新低。

  美国10月CPI数据进一步证明,通胀压力在积聚,因企业在转嫁成本方面取得更大成功。在需求强劲的背景下,企业一直在稳步提高消费品和服务价格,同时供应链瓶颈和合格工人短缺推高了成本。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价格压力将持续到明年,使通胀保持在高位。

  周二(11月9日)先行公布的美国10月生产者物价强劲上涨,受助于汽油和机动车零售价格急升,这表明在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紧张的情况下,高通胀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白宫一位官员称,美国总统拜登周二与沃尔玛(Wal-Mart)、联合包裹(UPS)、联邦快递(FedEx)和塔吉特(Target)等公司的CEO进行了会谈,讨论加快送货速度和降低消费者价格。拜登因物价上涨而面临政治压力,他一直在努力消除运输瓶颈。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二表示,美联储在衡量经济有多接近达到充分就业时,会考虑各项指标,他重申了关注那些经常仍在观望的工人的好处,“当我们评估我们是否处于最大化就业时,我们会特意检视一系列指标。”

  鲍威尔表示,在这样做的过程中,美联储关注劳动力市场的差异,“而不仅仅是整体数字”。他指出,当尽可能多的人能够工作时,经济就会更加健康和强大。

  鲍威尔上周还表示,尽管对高于预期的通胀感到不安,但美联储将保持耐心,并优先考虑进一步实现最大化就业,之后才会升息。美联储官员普遍认为,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增长证明经济可以开始自力更生。

  美联储决策层争论白热化

  鸽派:过早加息风险太大

  美联储两位最鸽派的决策者周二表示,他们预计,到明年夏天之后,经济前景将变得更加明朗,届时美联储将结束资产购买计划。但他们无法确信,利率应该在一年或更长时间内保持在目前接近零的水平,还是他们应该加入支持更快加息的决策者行列。前者取决于通货膨胀是否已经开始如他们预期的那样减弱,后者取决于工人是否如他们长期以来所希望的那样涌入劳动力市场。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里是美联储唯一一位在9月份呼吁将利率维持在目前接近零水平直到2024年的政策制定者。他在周二表示,疫情仍在扰乱全球经济,尽管美国最近一波感染激增的势头消退,自己对货币政策保持“开放态度”。

  卡什卡里表示,通胀远高于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但这是由一些暂时因素驱动的——供应链中断以及随着经济重新开放带来的需求激增,尽管事实证明,这种持续时间比之前认为的要长。

  他说:“我很乐观,在接下来的三、六、九个月里,我们将获得更多信息”,并明确在大流行期间离开劳动力市场的数百万劳工是否会回归。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会让我更加担心,我们看到的高通胀数据可能会持续下去。”

  周二早些时候,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也将时钟设在了2022年年中。尽管她承认,现阶段可能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时期”,消费者必须为汽油、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支付更多费用,但强调:“让我们对政策保持耐心,等待大流行引发的通胀是否会如期消退。”

  她表示,过早加息对降低物价无济于事,但绝对会降低就业增长的步伐,“在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低利率)是导致物价持续上行的时候,(过早加息)面临的风险太大。我认为,2022年夏天应该是我们拿定主义的时候,弄清楚通货膨胀是否会持续,劳动力供应是否真像广大雇主们说的那样紧张,还是公共卫生环境改善促使更多人重返就业市场。”

  Franklin Templeton的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Sonal Desai认为,这最终归结为后疫情时代的劳动力供应情况,重返劳动力市场的求职者能够以多快速度防止通胀飙升引发薪资螺旋式上升。但Desai也承认,这可能需要比市场预计更长的时间才能作出评估,“就目前而言,投资者最好为劳动力供应疲软、通胀持续和金融资产波动加剧做好准备。”

  鹰派:缩短政策评估时间

  美国一些重要的经济信号相互矛盾。例如:物价、薪资大幅走高,但美国就业岗位估计仍比新冠疫情爆发前至少缺失500万,并且劳动参与率停滞在61.6%,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政策制定者之间关于经济还能增加多少就业岗位、以及高通胀还能被容忍多久的争论越来越多。许多投资者担心,低估价格上涨压力可能犯下代价高昂的错误。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周一(11月8日)重申他的鹰派观点,即2022年年底前加息两次。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虽然认为,导致通胀的供应短缺会自行消退,但与三四个月前相比,他已经变得不那么肯定,并且还拨快了时间表来证明他的期望,“到了明年春天,我们将对此了解更多。如果届时我仍然给出相同的理由,那就是在找借口了,那时候听起来肯定不太正确。”

  德意志银行策略师Jim Reid在给客户的早间报告中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在的通胀是否暂时性的。对于2022年来说,这肯定是极其重要但又难以回答的问题。”

  随着由德尔塔病毒驱动的夏季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拖累逐渐消退,供应瓶颈依然存在,通胀再次升温。全球各国政府提供的数万亿美元救灾资金刺激了对商品的需求,导致供应链过度紧张。这场持续了近两年的新冠疫情已经颠覆了劳动力市场,导致全球劳动力短缺。

(责任编辑:陈状 )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