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投资 > 新闻正文

三次折戟IPO,星空华文卷土重来能否唱响“好声音”?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11月27日报道(文/盛佳莹)11月12日,星空华文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主板挂牌上市,中金和中信建设担任联席保荐人。星空华文听上去可能很陌生,但实际上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11月27日报道(文/盛佳莹)

11月12日,星空华文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主板挂牌上市,中金和中信建设担任联席保荐人。

星空华文听上去可能很陌生,但实际上,它是灿星文化在今年8月重组后的主体公司,也是《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等综艺节目的IP运营商。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星空华文第一次冲刺IPO。从2014年开始,星空华文就先后辗转上海证监局、创业板,但都因为种种原因上市未果。

七年过去,星空华文的王牌综艺已经不如从前,叠加疫情、短视频冲击,综艺市场遇冷,星空华文净利润由盈转亏,此次赴港IPO,星空华文还能唱响自己的“好声音”吗?

上市之旅坎坷

2012年,《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第一季收视率高达3.08%,豆瓣评分7.9分,在收视和口碑上都获得巨大成功。

其背后的制作方灿星文化也一度成为资本宠儿,成立至今,先后获得CMC资本、浙富集团、阿里巴巴、朗玛峰创投等多家机构的投资。

2014年,正风生水起的灿星文化开始对上市跃跃欲试。彼时,灿星文化董事长田明提出分拆上市的方案,灿星文化跟随母公司星空传媒赴港上市,灿星文化的兄弟公司梦响强音在A股上市。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梦响强音负责《中国好声音》的艺人经纪、品牌管理和互联网衍生业务,旗下签约了吴莫愁、金志文等艺人。

而星空传媒则是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与华人文化基金共同注册成立的合资公司,两者分别持股47%、53%。

但随着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退出,星空传媒股权架构大调整,灿星文化的“上市梦”被迫暂停。

2017年底,灿星文化再次重启上市之旅,开始Pre-IPO轮融资,在此次融资后,其估值一度超过200亿。

到2018年2月,灿星文化向上海证监局递交了IPO辅导备案资料,拟独立上市。但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营收出现亏损,达到2726万。加上彼时政策对综艺的监管力度开始加大,到2018年6月,灿星文化估值已缩水到171亿。IPO也再次按下了暂停键。

2020年11月,时隔两年时间,灿星文化第二次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招股书。今年2月,灿星文化与绿岛风、张小泉一同上会,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员会的现场审议。但只有灿星文化未获通过审核,终止IPO,而目前绿岛风、张小泉均已实现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根据审议公告,此次未通过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因为拆除红筹架构后股权架构复杂,实控人认定理由不充分、披露不完整;二是因为公司2016年3月份收购梦响强音后形成商誉19.68亿元,对此商誉的会计处理未能准确反映实际情况。

在创业板折戟后,灿星文化在8月与中国香港的星空华文传媒电影完成重组,以“星空华文”改道港交所。

并且在递交港交所的招股书中表示,深交所终止灿星文化的A股申请并不意味着灿星文化的财务报告程序存在任何内部控制缺陷,或偏离了相关中国会计准则。同时,其有关梦响强音收购事项产生的商誉的问题也已经不再适用或存在。

净利润由盈转亏

一边是坎坷的上市之路,一边是星空华文的业绩也在一路下滑。

根据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四部分,包括综艺节目IP运营和授权,音乐IP运营和授权,电影及剧集IP运营和授权,其他IP相关业务,即艺人经纪,演唱会组成和制作,衍生消费品、即时体验场地等一系列IP相关服务和产品。

其中,综艺节目IP运营和授权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2019年、2020年,综艺节目IP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为72.9%、74.2%、69.9%。

但星空华文的王牌IP《中国好声音》已经播到第十季,《蒙面唱将猜猜猜》拍了五季,《这!就是街舞》距今也已经有四季。

综艺节目的IP都面临着观众审美疲劳,IP老化的问题。

根据艺恩数据,2015年《中国好声音第四季》总播放量为34.9亿,2016年更名为《中国新歌声》后播放量为52.7亿。

2017年开始,该IP播放量开始下滑,《中国新歌声第二季》播放量下滑至28.7亿;2018年起改回《中国好声音》后播放量为13.3亿,而到了2021年,7月底上线至今播放量仅有3.9亿。

收视率方面,央视索福瑞数据显示,《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第七期时,收视率达到4.133%,决赛夜更创下5.234%的高纪录。而到2019年,该系列节目平均收视率仅剩1.778%。

对于星空华文而言,《中国好声音》是其高光时刻,更是“现金牛”。根据此前灿星文化提交的A股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7年-2019年,该节目产生的收入分别为6.65亿元、5.45亿元、4.62亿元,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33%、32.96%及26.67%。该节目实现的毛利分别为2.20亿元、2.64亿元、1.72亿元。

《中国好声音》收入和毛利逐年下滑直接导致灿星文化的业绩也随之日渐式微。根据最新提交的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星空华文的收入分别为17.39亿元、18.07亿元、15.60亿元和1.55亿元,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4.76亿元、3.80亿元、-0.28亿元和-0.25亿元。

净利润由盈转亏,上半年营收更是同比大幅滑落74%。

2018年以来,各大视频平台自制综艺争相涌现,叠加近年来疫情、短视频的冲击,星空华文在市场上不再“吃香”。

尽管星空华文也开始尝试制作网综节目以适应市场的变化,但其效果均不如《中国好声音》。

2018年2月,灿星文化与优酷合作的《这!就是街舞》以超过17亿的点播次数位居舞蹈类综艺节目排行榜榜首。彼时,媒体宣传其广告招商金额近6亿元,然而该节目为灿星文化带来的收入并不高。

2018年、2019年,《这!就是街舞》营收分别为1.09亿元、1.84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8.85%、14.14%,甚至不及同期《中国好声音》的一半。

根据云合数据的《综艺有效播放霸屏榜》,2021年上半年,上榜综艺出自星空华文之手的也仅有一部《追光吧!哥哥》,排行电视综艺播放量第九。

吸金能力下降,星空华文迟迟未打造出下一个爆款。

路在何方?

收入来源单一的隐患,作为星空华文创始人,田明很早就认识到其将桎梏公司的长期发展。

事实上,早在2016年,田明先后收购关联公司星空国际和梦响强音,将广告代理及艺人经纪业务纳入版图,形成“内容+广告+艺人经纪”的业务闭环。

同时,田明也试图让各类IP资源之间形成有效的协同效应,从而进一步延伸其IP价值链,实现业务稳步增长。

围绕《中国好声音》,星空华文试图打造多层次文娱IP生态。例如,通过运营专有移动应用程序“中国好声音”以及微信小程序“综巴车”,星空华文为观众提供社交网络平台。

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国好声音”应用程序拥有约530000名注册用户,而“综巴车”小程序拥有超过41000名注册用户。

此外,星空华文还进军艺术培训、衍生消费品、即时体验场地等业务。

根据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合作,提供流行音乐及街舞的本科课程,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艺术教育课程招收了168名学生。除了本科课程外,星空华文也提供在线及线下音乐、舞蹈培训课程。

在衍生消费品上,星空华文则积极寻求将文娱IP授权给国内外各种品牌,包括化妆品、食品饮料、服装和时尚用品等领域。

同时计划在上海松江建立“松江星空综艺影视制作基地”以及相关即时体验场地。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按2020年收入计算,星空华文除了是中国最大综艺节目IP创造商和运营商,亦拥有并运营中国最大电影IP库之一,以及数千个音乐IP。

截至2021年6月30日,星空华文拥有757部过去几十年在香港制作的中国电影(600977,股吧),例如《猛龙过江》、《精武门》、《倩女幽魂》和《胭脂扣》。

2018到2020年,其电影及剧集IP运营及授权业务收入在绝对金额及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上均出现大幅增长,由2018年的8320万元增至2020年的1.74亿元,占总收入比重从4.8%增至2021年上半年的14.5%。

而在音乐IP方面,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截至2021年6月30日,星空华文拥有8002个音乐IP,包括在音综节目创作期间制作的3363个现场音乐录音、公司为签约艺人制作的2840首歌曲以及1799首歌词及音乐作品。

星空华文正积极向资本市场叙述一个新故事,摆脱其对综艺节目的依赖,尤其是对《中国好声音》的依赖。

但不可否认的是,星空华文仍然在《中国好声音》的光环阴影下,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的营收占比仍有近五成,2019年《中国好声音》在其综艺节目的营收占比仍达35%。

尤其是音乐IP所签约的艺人几乎都是从《中国好声音》走红,而随着《中国好声音》的衰弱,根据媒体报道,其签约艺人也从巅峰时期的162人已减少至159人,其中包括人气最高的歌手周深,已经更换了经纪公司。

而打造IP生态的故事也考验着星空华文持续输出优质IP并整合IP的能力。在此次招股书募资用途上,星空华文也提到将部分用于投资和收购与业务互补与符合策略的资产及业务。

多次IPO折戟的星空华文这次能在港交所唱响属于自己的“好声音”吗?

(责任编辑: HN666)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